小悠咸鱼护肝等极短

小酒鬼不开心怎么想都是审神者的错

为了出小酒鬼而写的不知所云的文字,小酒鬼ooc注意!亲情向,审神者有点像耍酒疯,不适者赶紧撤退。

   对于这间刚刚建立不久的本丸来讲又迎来一位新同伴无疑是一个令人欣喜的事件,即便是对织田信长抱有复杂感情的其余三柄织田刀也开心的欢迎着不动行光的到来。可是被大家欢迎着的小酒鬼却没有那么开心。
    最近政府开通夜战战场,本丸里一直和不动行光一起玩耍的其他短刀们都被安排到了那里去战斗,只有不动在特化后被安排了远征、内番这类无关紧要的活动,看着本丸里的小伙伴一个个变得比自己强大,本就觉得自己没用的小孩子越发自暴自弃起来“废柴刀就是废柴刀,战斗什么的都不带我去,现在的主人肯定不喜欢我吧?”
    每天忙于应付各类敌人的新上任审神者不是没有察觉到不动行光逐渐低落的情绪,只是苦于没有充足的时间和不动行光相处打开他的心结。
    闹脾气的不动行光连续几天不好好干活,内番不见成果,田地倒不至于荒芜可是本就脆皮的小短刀不能通过内番得到磨炼却让审神者有点着急。审神者终于把手头的文件和政府下达的日常任务和其他压榨主与刀的变态任务不眠不休处理好,给一直以来陪着自己熬夜的近侍刀好好放了假,让那个闹脾气的小酒鬼做了近侍。
    傲娇的小酒鬼第一天做近侍似乎很不安,站在审神者的门前不安地又灌了自己一大口甘酒,犹犹豫豫地迟迟不敢进门。在不动行光甫一接近便嗅到甘酒气味的审神者倒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门拉着不动行光进了起居室。
    仗着自己比短刀高的优势,审神者把自己的手伸向了觊觎已久苦于没有机会摸的不动行光的头发,浓密的长发真好啊,那么长那么多,如果我头发也这么多多好啊……审神者注意到了不动那越来越红的脸,意犹未尽的把手放了下来。
    审神者从柜子深处不起眼的角落掏出了零食摆在了两人面前示意不动行光跟自己一起吃,边吃边搂着不动行光喃喃自语“真好啊!吃着瞒着长谷部和光忠藏起来的零食还有你们这群小天使陪着,拿天下五剑来我都不换!”
    听到审神者的感叹,小酒鬼也在暗中窃喜“主人还是喜欢我的吧?我可是比天下五剑还要受期待呢!”自言自语的审神者突然伸手捏了把不动行光的脸,“臭小子知不知道为了接你回来家里资源都见底了!当时我朋友都劝我别再去找你了,家里的刀都伤成那样了好好休养生息不好吗?我可是差点就放弃了呢!可是呀,看到别人家的不动张口闭口自称废柴我又好心疼,你这孩子自己待在满是敌刀的地方肯定很害怕,如果能早点接你回家就好了,所以我咬着牙领着长谷部,鸣狐,骨喰他们往boss点闯,去为了那接近零的概率拼了命的在那里找你。所以你的到来真的是本丸里的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你呀,被本丸里的所有刃都期待着呢!”
    审神者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不动的身上,继续着刚刚那个话题“可是你呀是短刀,天生就没有其他刀种能抗伤害,你刚来本丸不久,练度不够,就算咱们家的御守够用可是你现在打不过夜战的敌人呀。咱们家短刀里练度最高的厚都有可能一刀打不过敌人,短刀里最能抗伤害的小夜也是伤痕累累的回来,我不敢让你贸然出阵啊!我想着过两天把手头的任务处理完了能缓一缓,让岩融带着你去出阵提一提练度,内番也能磨练磨练你,没想到你这孩子还闹上脾气了。真是气死我了!”大概是说到了气头上,审神者又大力地揉起了不动的头发“我差点因为你变秃子你还这么气我,你竟然是这样的不动行光!你再这样我就让光忠把你的酒全收走!禁酒一个月!”
    知道了审神者想法的小酒鬼暗自想着如何把私藏的甘酒再藏深一点,一边在心里偷偷笑了。我不动行光果然是受到主人喜欢的刀!为了不让主人头发变得更少,我就努力田当番好了!
    TBC
    为了产粮玄学写的,不过和我本丸的养刀方式差不多,新刀练到特化就放一放继续原来的队伍练级进度,或者去内番加生存,或者樱吹雪跑远征,等到某一队修刀不能出阵了再让园长带着一群新刀去练级。
   
   
   
   
   
   
   
   
   

偶然得到的图,好喜欢(///ω///)不造作者以及CP向所以侵删致歉